jokes

avatar 2019年5月1日14:03:57jokes已关闭评论

英文乌龙笑话五
来美国好一段时间了,英语也慢慢讲得比较好了,也就是说现在想要再犯英语乌龙就比较难了.所以这次的英文乌龙笑话大概让我整整收集了大半年的时间,如果不好笑的话请别打我.

1. He is a she.
「他」是「她」.

大家应该知道大陆所用的汉语拼音跟我们所用的拼音是不太相同的.比如说「何」这个字我们在台湾拼成Ho,但在大陆那边却拼成He.但你知道老美看到He这个字通常发不出/ho/的音,而会很本能地发/hi /的音.

有一次呢,我们系上有位大陆来的何小姐跟她老板Frank去开会,另外随行的是一个来自韩国的男生Yolboong.他们在旅馆订了二间房,原本预计是何小姐一人睡一间,另外二个男生睡一间.结果旅馆的人一看三个人的名字: Frank?这个是男生没问题. Yolboong?这个人不知道是男生女生. He?啊...这个一定是男生.所以就把何小姐和她老板Frank 放在一个房间里.这位德国来的教授Frank知道了大吃一惊,跟女学生睡一间房那还得了?赶忙跑去跟柜台小姐说明,他说, "No. No. No. He is a she ." (不不不, 「他」其实是「她」),搞得柜台小姐更是丈二金钢摸不着头脑,但在一旁的我们则早就笑翻了.后来Frank遇上了另一个大陆的何同学,只不过这次的何同学是个男生.他难掩心中的兴奋跟大家宣布, "Now he is a he, not a she."直把大伙逗得哈哈大笑.

大陆还有一些姓氏的翻法也很有意思,像是游、尤翻成You,所以在自我介绍时可能会出现, "I am You."另外如果有姓「舍」的男生也很有趣,因为「舍」的拼成She.所以就会成了"He is She."的有趣画面.

2. It's a she, not a he.
是「她」,不是「他」.

英文里要分男性女性这点常让我很苦恼,像是he和she我一直到现在还常常混着用,反正通常也无伤大雅,大家听得懂就好.但上上个星期小笨霖终于因为乱用he和she出包了.在一场正式的晚宴上,坐我隔壁座的是一个读大学部的美国女生,我们刚好聊到中国食物,她告诉我, "My roommate likes to cook Chinese food." (我室友喜欢作中国食物.)我想都没想,就接道, "Really? does HE cook Chinese food for you?" (真的吗? 「他」都煮中国菜给妳吃喔?)完了,她一听脸色大变, "It's she, not he."结果一旁的老美还没安好心地替我解释"He thinks you live with your bo yfriend." (他以为妳跟妳男朋友住一起呢.)这下子她更生气了,抗议说, "I don't even have a boyfriend!" (我连男朋友都没有说呢!)看她气呼呼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3. Hey man! You got a "yellow book" over here.
嗨老兄!你有一本"

记得上次我室友跟我说我有一本yellow book在他那时,我还真是吓了一跳. (莫非是我的饭岛妹妹写真集没藏好?)结果不是啦,老美口中所说的yellow book是指分类广告电话簿,就像是你如果自已有申请电话的话,电话公司就会送你两本厚厚的电话簿,一本是住宅用的,白纸印刷.一本是商业用的,黄纸印刷,所以叫yellow book.或是像官方的正式报告书如是黄色封皮我们也可以称之为yellow book.中文翻成「黄皮书」.

那「黄色书刊」在英文中正确的讲法是什么?正式一点的我们可以说pornography book (简称porn book),或是也有人称之为erotica (同时泛指一切跟色情有关之物).但在口语中的讲法说dirty book或adult book就行了.例如, "Are you reading a dirty book?" (你正在读黄色书刊吗?)

4. Surprise!
惊讶吧!

这是一个读者提供的英文乌龙.话说有一个德国人、法国人、及一个中国人要到矿场工 作.老板对德国人说:「你体格不错,你负责苦力. 」对法国人说: 「你说你是工程师,你负责采矿的计划. 」而对中国人他说:「你很瘦小,你负责补给(supplies).」然后隔周,他们开始上工.几天后德国人及法国人发现中国人不见了,找了许久后他们决定最好还是回头工作.德国人开始工作的同时,中国人突然跳出来说:「Surprise!」

编按:老美有一种party就叫surprise party.通常主角是在未被告知有party的情况下来到会场,然后大伙们就一起跳出来喊, "Surprise!"

5. I want to take American Online.
我要搭乘「美国线上」班机.

去年在洛城搭机时,由于机场很大,用走的很远,所以我就搭机场内的shuttle bus.一上车司机伯伯就会问每个人你要搭哪一家航空公司的班机,以便等下可以把你在正确的登机门放下来.结果当我上车时,司机伯伯也同样问我, "Which airline?"但那时我不知是太紧张还是因为平时电脑玩太多,居然把"American Airline" (美国航空)讲成了"American Online" (美国线上,美国最大的ISP,相当于台湾的Hinet / Seednet ).结果这位黑伯伯也够狠的了,明知我讲错还故意挖苦我, "Ok. No problem, I'll find you a pay phone so you can travel through the internet." (没问题,我去帮你找一具公共电话让你可以在网路上旅行.)当时全车的乘客都在偷笑,而我也恨不得挖个地洞躲起来.

6. Do you like tap dancing?
你喜欢踢踏舞吗?

美国有那种合法的脱衣酒吧,里面有上空或全空女郎(视地区而定) 在桌上表演脱衣舞,故名table dancing.如果你额外再付她一笔钱的话,她会走下来坐在你大腿上(lap)大跳艳舞,故名lap dancing,当然所有的表演都是只能看不能摸的,这可是考验一个人定力的大好机会.我自知定力不够,所以尚未尝试过.

结果有一天我的一个老美好友问我想不想跟他一起去看"tap dancing"?我一想这怎么可以呢?万一在老美面前身体有了异样的反应岂不是很糗?本着我少男的矜持,连忙推说不要.他看我内心挣扎如此激烈觉得非常奇怪,他说我们只是去看踢踏舞(tap dancing),你干么那么害羞.啊,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我把tap dancing想成了跟lap dancing是一样的东西,真糗.

7. What do you mean by "multifunctional" ?
你说multifunctional是指什么意思呢?

在某一次的学术会议中,轮到一个老中上台报告.这位老兄的英文不甚灵光,大家自然也就听不太懂他在讲些什么.结果等到报告完毕,依例大家提问题.一个老美可能刚才还稍微有听他讲某某蛋白质是multifunctional,就问他, "What do you mean by multifunctional?"这位中国来的学者不知是太紧张还是怎么地,居然回答, "Multifunctional means many functions." (Multifunction的意 思就是有许多function.)这位发问的老美只好苦笑道, "I mean multifunctional in Chemistry, not in English." (我是问你multifunctional在化学上是什么意思,不是问你它在英文上的定义是什么.)语毕,全场大笑,也把许多正在熟睡的人也给笑醒了.

8. Smell my breath.
闻闻我呼的气.

一次跟一堆老美在宿舍楼下开party,大家都喝了点酒.正在我醉意蒙胧之际,隔壁的女孩子靠过来对我说, "Kun-Lin, smell my breath.",我可能也是醉了,心想美国的女人怎么那么大方,居然跟我说, "Smell my breasts." (闻我的胸部)呢?还好理智还在,才没有作出下流的动作.后来她把嘴巴开张,我才会意过来,原来是, "Smell my breath."喔!

前几集的笔记介绍过, breath在英语中除了可以当呼吸之外, (例如, "I can't catch my breath就是我不能呼吸了.)也可以当作你呼出来的空气,例如, "Smell my breath."这样的用法我就是从这一次的经验中学到的喔!另外breather则是指喘口气的意思.例如你会听到老美说, "I need a breather."就是说我需要喘口气休息一下之意.

9. "You don't shave?" "Yes, I am shy."
你没有刮腋毛吗?是的,我很害羞.

这是一个典型老美和老中鸡同鸭讲的笑话.有一次我陪一个女生去逛ma ll,她看中了一件无袖的套装,于是就很高兴地跑去试穿.可是等她穿出来之后,却看她一直把手臂夹得紧紧的.店员看了很奇怪,问她, "You don't shave?" (你是不是没刮腋毛啊?)结果她居然回答, "Yes, I am shy." (是的,我很害羞.)差点没让我昏倒,原来这位大小姐居然把shave给听成了shy.

10.

从台湾来的有几项东西值得自豪的,除了许多made in Taiwan的电子产品之外,还有一项就是当年扬威美国的三级棒球.所以有一次跟系上同学去打棒球,我大棒一挥,一支漂亮的中外野安打,一旁的老外就跑来鼓励说, "Your swing is like a tight-wound spring.",我一听, "Taiwan spring" (台湾发条)?心里乐开花了,原来你们这些老外也晓得我们台湾人的厉害,还说我们的打击像是台湾发条- "Taiwan spring".

后来我想问他什么样的打击才能算得上是台湾发条,那时我才知道自己搞错了,原来他所说的tight-wound spring是说我的挥棒像是上得紧紧(tight-wound)的发条(spring)一样,而非台湾发条(Taiwan spring)

生活小故事

最近我跟几个好友闲来无事,忽然想起台湾的油饭不禁食指大动,于是我们就说要自己作油饭和鱿鱼羹来吃.结果等到大家把东西都买回来要开始作时,我们才发现少了一样「红葱 」.可是我明明有列在采购清单上啊?于是我就问去中国店采买的人说,我的「红葱头」呢?结果这位天兵不慌不忙从袋子里拿出了两个特大的红洋葱,说「傻瓜,这不就是你要的红葱头吗?」语毕,这位天兵差点没被我们抓去「阿鲁巴」.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