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十六年前的遗书

avatar 2019年11月7日10:14:19一封十六年前的遗书已关闭评论

是这样的,前些时候,微博上有个读者私信恳求我借钱帮他度过难关,因为他掉进了网贷的陷阱。

我相信他的处境真的很糟糕,但恐怕不是我借两万就能摆脱困境,他的欠款不止此数,而且我怀疑他的欠款比他告诉我的要多。

今天网贷比以前传说中的高利贷要可怕得多,如果算上各种名目的费用,高者利率可达百分之二三百,一旦被套,绝难挣脱,我已听过好几桩类似案例。

深陷网贷陷阱者最迫切的,是如何终止噩梦,我觉得,他们最需要的是可行的自救建议,尤其是法律专业人士给的方案,于是在微博上征集意见。

这条微博果然征集到了很多建议,其中还有关注网贷问题已久的人,有些建议写得很长,只能以私信留言方式给我。

如果把这些建议汇总起来,按照我之前的想法,它应该是一篇可以帮助陷入网贷的人自救的文章。

但我终究没写,倒不是我伟大的拖延症发作,而是那些天里,我微博私信里收到的除了建议,还有新的借款请求。

这些人几乎都是因为缺乏自制掉进陷阱,家庭都不富有,有个还是一时冲动,把筹来给父亲治病的钱拿去赌博输掉,为了翻本结果欠下更多债务。

我想,他们肯定看到过我那条微博评论下的各种建议,但这条微博似乎只是启发他们直奔主题,问我借钱——有几个很含蓄,并未直接开口要钱。

事实上,至少对那位最早向我借钱的网友来说,任何建议都是无意义的,私信留言里,他只是日甚一日的恳求。

问题出在哪里?

一年前,有位朋友掉进网贷陷阱,编造理由向我借钱。在我逼着他统计自己的负债数字之前,他连盘点自己到底欠多少钱的勇气都没有。

事实上,他当时问我要的数字,和他负债本息总额相比,就算是能站满一篮球场的黄章晋帮他,也不够他翻身之用。

这种人缺的不是钱,不是自救方案,是一个成年人起码责任和担当,是正视自己的勇气,是正常人应有的羞耻心。

我不认为那位向我借钱的孩子,心存赖账之念,只是,这个行为本身就是逃避责任和压力的表现:黄章晋不但素不相识,而且借钱时还不用见面,这比向熟人开口借钱的压力和痛苦小了一万倍。

我又特意去问那位从网贷陷阱中爬出来的朋友,我这才知道,陷入网贷陷阱的人,几乎都能在网上找到各种自救攻略,根本就不缺少方案。

甚至,有一款国产手机,因为陷入网贷陷阱的年轻人极为普遍,特意开发了一个功能,如果下载网贷APP,它会在这个APP读取你的通讯录时,生成一个假的通讯录,避免将来你的亲友被电话短信骚扰。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每个为肥胖所苦的人都知道怎样才能正确减肥,根本不用你去操心,如果他们真需要什么方案,那一定是既不用动腿也不用管嘴的减肥方案。

我相信那位一直没有放弃向我借钱的年轻人,一直在读我的文章。

如果你还想自我救赎,我讲个故事吧。

2003年4月16日下午,湖南娄底七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采煤三队的16名矿工和一名安监员被困井下。

事故刚发生时,这个安监员位于距离井口最近最容易逃生的水仓位置,为通知位置最远的16名工人,他逆行了380米,结果与16人一起被困。

大营救持续了六天六夜,救援队伍一共掘进了50米,里面的人也没有放弃,他们由里向外挖掘了近三米长的地道。

所有人都尽了全力,但被困者还是全数遇难。

这次事故中死掉的17个人, 16个都是农民工,只有那个安监员是正式职工,他们大都三十左右,是家庭顶梁柱。

中国煤矿每年都会死很多人,这起事故的前一年,仅湖南娄底就发生了88起事故,死亡243人。

这么多人死去,注定在新闻里只是数字,但这次矿难事故,那个37岁的安监员却留下了名字,他叫聂清文。

聂清文确实表现英勇,但他的名字出现在全国报纸上,不是因为临危不惧的表现。

无论地方官,还是党报,当时强调的都是他身上底层百姓诚挚、深沉的东西,英雄举动从来不是重点。

这大概是中国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案例。

被困者死前的绝望我们无从想象,只有聂清文留下了遗言,在黑暗中,他用粉笔把想说的话写在了安全帽上。

安全帽顶上靠近头灯的位置,写着聂清文遗书字样。

聂清文早年是个文学青年,他与南下打工的妻子,书信往来每每有情诗。

这封遗书,后来娄底市委书记在念给自己的属下时曾泣不成声,其实写的很朴素。

安全帽上凸起的两根线条把它分成纵向的三块,上面留下的文字分别是:

骨肉亲情难分舍

欠我娘200元,我欠邓术华200元

龚泽民欠我50元

这三条竖写的文字,欠钱的字大,借出钱的字小。

聂的遗书,另外一半在安全帽里面,安全帽里面的文字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写给聂的妻子易建江的,内容如下:

建江:认真带好儿女,孝敬老人,将来定有好报

中间部分最醒目的是对后事的交代:

把我一定要火葬。

这是为了给家人省钱。

最后部分还是账目往来

矿里押金1650元,帮周吉生在信用社借了1000元,周吉生借加班工资500元,王小文借1000元。

聂当时每月工资奖金刚刚接近千元,事故前几个月未发薪水。

聂清文死后,他的家人领到了抚恤金四万元。

聂清文的妻子后来带着一儿一女改嫁,聂的母亲2012年去世,聂的父亲聂福成独居至今,现年86岁,《中国安全生产报》湖南站站长黄雄,16年来连续不断地探望聂的家人。

 

故事讲完了,该说的也说完了。

最后,

我的读者中娄底人很多,帮忙打听聂的妻子儿女联系方式,我想采访他们。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