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對關羽的感情,很是微妙

avatar 2019年11月29日14:33:55曹操對關羽的感情,很是微妙已关闭评论

曹操對關羽的感情,很是微妙漲姿勢第1張

@某個張佳瑋:
曹操對關羽的感情,很是微妙。

按三國正史的記載,挺簡單:
建安五年正月,曹操擊破徐州,劉備北奔,關羽歸降。
春夏之間,白馬之戰,關羽萬軍斬顏良。
夏秋之間,關羽已經回到劉備身邊。
在曹操這邊留了半年左右。

評書裡有所謂曹營十二年、華容道放曹操,不存在的。
精華全在關羽辭曹、曹操放羽,這麼個故事裡。

關羽辭曹這個故事過於精彩,所以《三國演義》基本照搬了史傳情節:大致是曹操早早察覺關羽確實沒有久留之意,於是讓張遼去探問,關羽的意思:
我知道曹公待我很好,但我受了劉將軍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叛他。我最後還是不會留下的,只是應當立功報效了曹公再走。

這段話千古留名,太漂亮了,羅貫中直接用進了《三國演義》。曹操聽了,認為關羽確實義氣。等關羽斬了顏良後,曹操知道關羽必然要走了,重加賞賜。關羽還是要走,留書告辭,來去明白。
曹操部下有想追的,曹操就一句:各為其主,別追了。

這段,確實盡顯曹操關羽,二位當世英雄的大氣派,千秋耿耿。

關羽來去雍容,有春秋戰國時國士之風;曹操在此時也盡顯大度。君臣各自盡其禮節,各自成全一段佳話。
給三國志做注的裴松之,也讚美了曹操成全關羽的這番氣度。

當然了,羅貫中嫌不過癮,還得讓關羽多些波折,於是就有了所謂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
實際上看看地圖,就知道不對勁:按《三國演義》裡,關羽過東嶺關、洛陽、汜水關、滎陽和黃河渡口,過了黃河,又轉彎去汝南找劉備。這繞路勁兒,已經不是奉嫂見兄,是曹操領地大巡游來了。
所以,過五關斬六將這個,純粹是羅貫中編來給關羽擺造型用的。
但是曹操對關羽的欣賞與放任,卻是真的。

曹操乍得關羽,拜他偏將軍;斬了顏良後,漢壽亭侯。
曹操當日麾下,諸夏侯曹幾位兄弟,夏侯淵無封侯,非將軍;要再過十二年,夏侯淵才封博昌亭侯。
曹仁要等破了袁紹,才封都亭侯。
曹洪要等破劉表,才封了國明亭侯。
張遼初降曹操,不過關內侯;屢有戰功,不過裨將軍。樂進以早早跟曹操、無數先登功績,封了廣昌亭侯,要到破了烏巢後,才行游擊將軍。
於禁要在官渡才到裨將軍,先前以宛城力挽狂瀾的大功,益壽亭侯。

當時關羽初來不過半年,偏將軍+漢壽亭侯,除了曹操第一元戎夏侯惇外,一時位高爵顯,諸將莫比。

曹操對關羽的重用,自然有一部分,是為了收買人心——建安十二年前,外姓諸將地位並不低於諸夏侯曹。就在官渡前後,曹操是海納百川的:劉備來投,要了;許多謀士勸曹操殺了劉備,曹操還是留用。後來跟袁紹對峙時,曹操的殺子仇人張繡聽了賈詡的話來投降,曹操接納了,還拉著賈詡的手,說:是你讓我的信用重於天下呀!
所以放走關羽,也是這種收買人心的一部分。

但曹操除了收買人心,大概還有些別的。
《曹瞞傳》有個說法,說曹操持法峻刻,諸將有計劃勝出己者,隨以法誅之,故人舊怨,都要幹掉。
又曹操刑殺起人來,垂涕嗟痛,也不會放過。感情歸感情,殺歸殺,公私分明。

關羽當日不是潛逃,是掛印封金,留書告辭,在袁曹對決前夕這樣走,太傷士氣了——但曹操放他走了,還明確說了:不要追。

說關羽這個人。
後世我們拜關二爺,是關聖帝君。但官渡之前,關羽就是個出身平凡的將領,性格高傲,貼近底層,看不起士大夫;喜歡讀《左傳》。
很俠氣。

關羽是河東解人,流亡江湖到河北,跟劉備張飛結識交好,生死與共。可以理解為:先前,他是社會大哥。
他後來為將軍時,愛護士卒,卻不喜歡士大夫當官的,結合身世,也順理成章。
一般所謂關二爺夜讀《春秋》,是因為論正史,關羽特別愛讀《左傳》,達到張嘴就來的地步。
《左傳》的風格,按范甯說法,艷而富,其失也巫:文采華麗,內容豐富,但有些太講神鬼之道了。
《左傳》還有個特色:看學過的人可能都知道,裡面有什麼《曹劌論戰》啊,《子魚論戰》啊,《崤之戰》啊,都是上了中學課文的,對戰爭的描寫極細緻。
關羽一個武將,喜歡看《左傳》,就很合乎邏輯了;不止關羽,後來為晉滅吳,天下三分歸一統的大將杜預,也很喜歡《左傳》,自己說自己有《左傳》癖。
所以啦,關羽,從身份到讀書,整個人就是個豪放又浪漫的俠。

曹操是官家子弟,但因為他爸爸出身宦官門庭,所以聲譽不算好。
小時候曹操是所謂“任俠放蕩”。
任俠這點,跟關羽氣質接近了。

曹操年少時喜歡看書,喜歡看兵法,當了洛陽北部尉,就拿棒子去打權貴。到山東時,還上表直接彈劾官員。得罪太多人了,於是告病回家了:城外造個房子,春夏讀書,秋冬打獵。
多年後曹操在《讓縣自明本志令》裡說了:曾經的理想就是國家需要我,好去邊境打仗,為國效力,到死時墓碑上有個征西將軍曹侯,就心滿意足了。

天下騷動,董卓進京。曹操號召發義兵討董卓。
目睹諸侯們各懷私心,誰都不肯去。曹操義憤填膺,覺得豎子不足與謀。
曹操與孫堅殞身不恤地去打董卓了——這份孤膽桀驁的脾氣,是三十六七歲時的曹操。

到四十多歲,曹操也平了呂布袁術了,要面對袁紹了,也挾天子以令諸侯了,捉住關羽了。

一個年齡小自己幾歲、亡命江湖,也讀書,很能打,很不羈的俠。
大概是看得很順眼吧?

他也曾想跟關羽一樣,來去明白,做個頂天立地的人,像個英雄似的,剛直隨性過一生。
但他因為種種原因,做不到關羽這樣瀟灑。

曹操和諸葛亮,自己為政時,都很重法。
曹操麾下如夏侯惇,如許褚,如典韋,如曹仁,都有遊俠氣派,都跟著曹操完成了遊俠到守法的典型。曹仁就是少時行為不檢,為將後嚴奉法令、每天把條令放在身邊當參考辦事的典型。
不如此不能成事,曹操也明白。

但就在當日,關羽放著朝廷恩賞,正式職稱和大把賞賜不要,就要回去劉備身邊,成全自己的一番義氣。
跟當年那個辭官歸隱的曹操、獨擊董卓的曹操,多少有些相似吧?

曹操自己那時已是領袖人物,持法嚴峻,但私下里,還是個不拘小節的人。
看到關羽這樣,大概難免會覺得:
我以前,也想這麼過一輩子啊。

關羽跟了曹操,但不忘舊主,很難得。
曹操得了關羽,信用之,封賞之,很難得。
等關羽報效過曹操,然後封賜留書,堂堂皇皇地走,酷斃了。
曹操於是也不追了,就成全關羽的義氣,堂堂皇皇地送他走,酷斃了。

人最愛的存在,要么跟自己相似,要么跟自己截然不同——前者就是自己的複刻,後者是自己無法成為、隱隱羨慕的那類人。

大概曹操看著關羽,放他走時,心裡想:
我終於無法成為的那種人,希望你替我去當了吧!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