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在墨西哥的“淘金熱”

avatar 2019年11月29日14:43:11中國人在墨西哥的“淘金熱”已关闭评论

@申典啟:山西人小岳在2010年在上海世博會的墨西哥館得到一個邀請函,在陰差陽錯中前往墨西哥,之後就這樣在墨西哥留了下來,接著他開始了4年的鐵礦石生涯

1,中國房地產讓大量華人湧入墨西哥
2010年至2015是華人去墨西哥投資鐵礦石的高峰期,因為這時候正值中國房地產對鋼筋需求最旺盛的時期。
當時在墨西哥鐵礦石成本才20美金,賣回國就可以漲到80美金。暴利的趨勢下,越來越多的中國商人紛至沓來這裡,最高峰時期,中國鐵礦石企業高達30多家。

2,礦業小鎮曼薩尼約
小岳就是在這個社會背景下進入墨西哥,當時墨西哥鐵礦石輸出都集中在一個港口城市,名字叫“曼薩尼約”。
這是一個不大的小城,華人在墨西哥的鐵礦石公司全部集中在這裡。
小岳說:“當時曼薩尼約有一個星巴克,在礦業最興盛的那幾年,這個小鎮一半都是中國人。”
當地有一個唯一的星巴克,被中國人稱為“礦業交易所”,因為當時墨西哥賣房和中國買房談生意,基本上都是去這家星巴克。
當時到曼薩尼約工作的中國鐵礦企業的員工,基本都是小岳這樣22~24歲剛畢業的大學生,大一點的也才30歲,管理層基本是70後(40歲不到) 。這些年輕人手裡運作著幾十億美金的生意,當時是很瘋狂的。
小岳當時月工資2000美金算均價了,年齡大一點的老華僑(熟悉當地情況)月工資則可達5000美金。同時人手發一隻蘋果4手機,買豪車,每個公司有好幾輛車,沒有駕照直接買駕照!
當時很多人不滿足於這個工資,鐵礦石貿易簡單,細節複雜,很多人在其中賺細微的差價,數額都大到不可想像~

2,華人開始內鬥
小岳說:“當時整個礦業市場是買方比賣方多的市場情況,每個中國人都急著找鐵礦石。”
當時的利潤空間太大,30多家中國礦業公司就想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在曼薩尼約等待鐵礦石。
雖然墨西哥的確有大量的鐵礦,但是對向中國這個13億的市場,以及驚人的利潤,礦產的生產速度遠跟不上市場需求。
當時資金運行的模式是,礦業公司預付墨西哥挖礦承包商所有資金,挖礦承包商才能有錢租挖掘機,大貨車等設備,把鐵礦石運到港口。
所以,小岳隔一段時間就要去礦場“監工”,到礦山上看看他們是不是偷偷把礦石賣給其他買家。
隨著中國市場對鐵礦石需求越來越旺盛,整個小鎮每一個人都在討論誰有鐵礦石。到後來發展到小岳去理髮店理髮,理髮師說自己哥哥家也有鐵礦石,去小攤上買Taco,小販也說自家親戚也有鐵礦石。
那段時間就像2015年股市在5500點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在討論股票。
越來越多的騙局開始出現,一些鐵礦承包商收了華人鐵礦公司的預付金,捲款跑路,
華人內部為了爭奪鐵礦石資源,開始賬戶惡性競爭,不斷的抬高價格~市場越做越差~
甚至華人開始舉報彼此公司,甚至打架鬥毆……各種惡劣競爭手段層出不窮~

3,小岳老闆被迫倒閉傾家蕩產
2013年,墨西哥換了新總統後,墨西哥出台了鋼鐵配額許可證制度。
這個政策開的很突然,毫無風聲,但是起初執行並不嚴格。
小岳說:“墨西哥政府效率低,說做什麼不一定做的成。但是說不做什麼絕對做不成!”
墨西哥政府幾乎每屆總統都不會為上屆總統背書,推翻否定上屆政府的政策也是常事,這就導致墨西哥政府實行大量政策只有6年生命,還未初見成效,已經胎死腹中,政策不斷的搖擺也是導致墨西哥經理髮展出現障礙的一個原因。
就這樣突然的一天,港口出現了大量的監察各種墨西哥政府部門,扣船的扣船,貼封條的貼封條……30多間華人鐵礦公司瞬間倒閉。
其中包括小岳當時的福建老闆,當時他的福建老闆的一艘大船被扣,原因是證件不全,船上已經載滿了滿滿的鐵礦石,船被扣在海港邊,船上還有20多名中國籍船員。
扣船意味著每天都要多支付一天的“滯期費”,也就是租船的費用,每天要支付3萬美金。
最後還是求助中國大使館,通過交涉,相關部分要求把船上的所有鐵礦石卸在岸上,船可以開走。
在墨西哥經營了4年的小岳的福建老闆最後血本無歸離開曼薩尼約。

30幾家中國礦業公司在那一年全部解散,有的賺到錢,有的血本無歸,大家各奔東西。
這些剛大學畢業的有的去了美國,有的回到國內,有的留在墨西哥~

avatar